不考进年级前二十不改名

=倪尔

cp喜好请看置顶,注意避雷,ky退散

※目前深蹲aph,深蹲!!
凹凸半退坑,只看凯相关,只写/画凯相关

※慎fo注意
这里尔尔,性向通吃主bg
本命凯莉,凹凸只爱凯莉,过激凯吹
过激耀吹,耀中心主黑三角,婉拒dover味音痴冷战
佛系写手+偶尔掉落渣画
中度cp洁癖,萝莉控
一部动漫里最喜欢的角色一般吃all
总有一天我要把我喜欢的cp全部写一遍
欢迎小姐姐们来找我玩~
不会聊天,擅长尬聊

期中期末照例失踪
cp是@不过Ho

还是卡凯噫!!

p5是 @晚枝字泺瑾 是亲爱的之之的凯莉生贺!!一起发咯!!

甜食组赛高!!!

这次身高有点问题,但是我……我jio得阔以?

好友说我偏心卡凯,但我觉得真的是最可爱的啊




明天就是期中考试了,我希望我的语文好点!数学一定要是满分!

为期中助力噫!

凯莉生日快乐!!!还有一个卡凯,如果今天有时间能画完能拿到手机,我会发的

我爱露中一辈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中俄艺术家联欢会!!!!

如果明年还有!

我一定会舍弃漫展去哈尔滨!!!!

【凯莉中心向】天命之女00-01

凯莉中心向,目前无明确cp

目标就是苏苏苏,苏破天际

就当添个没用的tag

初三失踪一年,留个坑寒假中考结束填


————————————————————————


00

        黑头发的女孩儿身材修长,黑色宽大的斗篷遮住了整个人,看着格外单薄孤傲。她踏在深渊巨龙黝黑的龙头上,尖利的风呼呼刮过身子,看起来不堪一击的身躯却在狂啸而过的风中巍然不动。那狂风挟着紫色的霹雳,都不及龙头上那抹孤傲的背影。


        龙吟长啸,直上云霄。


        ——“亲爱的神明大人们,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黑发女孩儿古怪地低笑一声,这句意味不明的话乘着风,散播到这片大陆的各个角落,悠远绵长,足以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像蛋糕般甜腻腻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倒更像淬了剧毒的糖果,虽然甜美,但更多的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漠。


        ——“两百年前的恩怨,怎么能以我这个‘愚蠢的猪猡’的败北为结局呢?”


        这两百年来,我日日夜夜待在深渊苦苦挣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感谢你们对我的仁慈,当初没有干脆让我神魂俱灭,不然我又怎么能找到法则之外的机会将你们拉进这个世界呢?


        黑发女孩儿愉快地眯起了眼睛,声音中充满着快活的阴冷。


        ——“当初将我打入深渊而不是让我神魂俱灭,大概将会是你们做过最后悔的事。”


        ——“放弃挣扎吧,愚蠢的神明大人们。”


        ——“死亡,是真正的死亡。”


        ——“重申一遍,死亡,是真正的死亡。”




《〈《〈《〈《〈《〈《〈《〈《〈《〈《〈《〈《




01

        “她曾是万人膜拜的公主

        也曾是千夫所指的魔女

        神明将她坠入深渊

        让她万劫不复”


        少女抿了一口在小酒馆昏暗的灯光下水润得发亮的果子酒,嘴角扯出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


        “深渊之主是她的名号

        魔女是她的标签

        深渊之上

        是她不复的过往

        深渊之下

        是她璀璨的荣光

        巨龙是她的翼膀

        深渊是她的主宰”


        浪漫的吟游诗人在歌颂着他最得意的新作,一如既往地是由华丽的辞藻堆砌而成,小酒馆里熙熙攘攘,闹得很,穿着暴露的女人们习惯性地将银币塞进两座雪峰间的山谷,然后在浓妆艳抹的脸上抹开甜的发腻的、看上去像是腐烂的散发着恶臭的蛋糕的笑容。


        披着黑斗篷的少女垂下头,整齐的刘海遮住了眼底的神色,她仰头灌下了一杯果子酒,甜醉的气味在嘴里弥漫开来,她轻笑一声,扔下两个银币,转身隐入人群中。


        “曾听闻西方的王国

        万千财富的堆砌之上

        有位至高无上的君王……”


        诗人缱绻缠绵的声音逐渐远去,替代的则是集市吵吵嚷嚷的叫卖声。


        凯莉按了按腰间蠢蠢欲动的黑色挎包,低声呵斥道,“老骨头,安分点。”甜腻的声音中带了点笑意。


        “凯莉小姐,对方怎么敢将你写入诗中!你说说我们一路走来都听了多少次关于你的过往的诗篇!”老骨头撇撇嘴,苍老的声音里此刻含着愤怒。


        “老骨头,那些自以为是的神明以为道出我的过往我就会被激怒,就会向他们屈服,他们还当我是两百年前的那个傻子呢。”凯莉不甚在意地道,她甚至愉悦地勾起了嘴角。


        老骨头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凯莉按了按头,“好了,老骨头,我来这里可不光是为了听那些蠢兮兮还自命清高浪漫的吟游诗人歌颂诗篇的。”


        她眯了眯眼睛,向下拉了拉斗篷,“我想,我要寻找的第一个神明,就混迹在他们之中。”


        老骨头沉默了片刻,干涩的声音才响起,“凯莉小姐,我很抱歉曾经没有和你一同经历那些。”


        凯莉嗤笑一声,“你要是能还真是见鬼了,深渊巨龙,他们是这么称呼你的,对吧?如果不是他们推我入深渊,我又怎么会收服你呢?”


        “老骨头,你的过往我不会管,不论你在被我收服之前是什么,做了什么,那些都不是我在意的事。”凯莉顿了顿,傲慢地抬了抬下巴尖,“重点是,你现在,是我的龙,叫老骨头,你得对我忠诚,起码现在得是。”


        老骨头不吭声了。


        凯莉顿了顿,骤然展开一抹甜美的笑容,“瞧,我这不是找到他了?”


        才华横溢的吟游诗人——主神——金。


        说不定还会碰到另外两人。毕竟这三人,一向形影不离。


        惊才艳绝的刀客天才——死神——格瑞。


        怯懦淡漠的召唤师——幸运之神——紫堂幻。


        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模样。







        美丽纤细的女孩儿总是能轻易吸引许多不知死活的目光,尤其是单独行动的女孩儿。旅途并不安全,更何况是在鱼龙混杂的黑市。


        年少的黑发女孩儿奉信暴力,在她又一次濒临暴走,想要以武力去解决某个不知死活来搭讪的人时,倏然发现面前的是一个金发蓝眼的少年。


        他笑容灿烂,在粉裙子小姑娘出手的瞬间便轻易阻止了她,虽然很快便被回过神来的女孩给撂倒了。


        但他在凯莉踮着脚,用格外像壁咚的姿势,一手揪着他的衣领顺带禁锢住双手,阴着脸准备用另一只手对着他那张帅气的脸颊来个左右开弓前,连忙出声阻止了她,“不!等等!我不是那种人!”


        凯莉不为所动,她眯了眯眼睛,却没有再动手,仍然揪着少年的衣领抵在墙角。“你想干什么?”


        小姑娘在用暴力干掉一群不怀好意的人后,显然心情已经坏到了一个极点。尽管她准的像是有预言之神眷顾的直觉告诉她,面前的少年并没有恶意。


        少年顿了顿,露出一个蠢兮兮的笑,还没说什么,凯莉便厉声打断了他,“闭嘴!笑得蠢兮兮还敢说话?”


        少年:???


        他收敛了那能够掠夺万千妈妈们芳心的微笑,缓缓道来自己的目的。


        “是这样的,我是金,是一名吟游诗人,我想……”


        凯莉阴沉着脸,“长话短说,谁想要知道你的名字了?”


        金讪讪地笑了笑,双手轻而易举地挣开放松的禁锢,他摊了摊手,“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


        凯莉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我们?还有谁?”心被迫静下来,嘈杂的脚步声顺着风进入她的耳朵,除了揪住领子的那只手,另外一只手不自觉已经夹紧了三枚星镖。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凯莉低声问道。


        “闻名大陆。”


        凯莉眯了眯眸子,“你有病?闻名大陆?”女孩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看上去对此格外不屑,“为什么找上我?”


        “因为……啊!格瑞!紫堂幻!这里这里!”金看起来惊喜的不得了,他陡然叫起来,举着双手,使劲地挥舞着。


        凯莉被金陡然拔高的声音吓了一跳,条件反射性地回过头,披着黑色长袍的少年有着一头如同高山之雪般的银发,紫色的瞳孔格外清透,看上去像是曾经北国附属国献上的紫宝石,美丽,高冷。


        身后通体莹绿酷似剑的大刀散发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


        而身边穿着深紫色斗篷,戴着眼镜,笑得腼腆而温和,有着女孩子般的紫色齐耳短发和碧绿双眼的少年,却更能够轻而易举地吸引她的注意力,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少年有着说不出的诡异气质。


        凯莉默了半晌,松开手,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决计打不过面前的两人。此刻她根本没意识到最牛掰的其实是一开始看起来弱兮兮的金。


        金发少年理了理衣领子,毫不在意地对自己的伙伴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正在被自己兄长通缉的北国的小公主殿下,凯莉。”银发少年的声音就和他的外表一样冰冷淡漠。“我记得……你的悬赏金,是……”


        “闭嘴!”


        尖利的呵斥脱口而出。凯莉冷着脸,手指用力收紧,星镖仿佛下一刻就要被她甩出去。此刻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惊惶而警惕的小兽。


        “你们想干什么!”凯莉清楚地知道,星镖胜在出其不意,现在这种情况,显然不适合使用它。


        皇室的教导她从未忘过,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要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面前的三个少年,显然比这整个黑市的人更不能惹,这是凯莉无比依赖的直觉告诉她的答案。


        所以她迅速收起了那三枚星镖。


        “真是敏锐啊……”低低的声音随风消散,凯莉倏然抬头,碧蓝的瞳孔径直看向紫发少年,紫堂幻抖了抖,呐呐道,“怎,怎么了?”他的脸上浮现一丝不安,看着有些茫然无措。


        凯莉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直觉,现在也是。她只是迅速挪开视线,盯着格瑞,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格瑞冷着脸,说出了同金一样的话。


        “找你一起,闻名大陆。”


        “为什么是我?”凯莉显得有些儿难以置信。


        “你有很棒的直觉。”腼腆的紫发少年笑了笑。


        “所以找我一起闻名大陆称霸世界?”


        “倒是不用做到称霸世界的地步嘿嘿……”金挠了挠头,道。


        凯莉觉得他们在耍自己,但她别无选择。她可不想回到那个被她亲爱的皇兄掌握了所有权力的国家。


        尽管她面前的三个人看起来莫名其妙的像神经病。


        “……好吧,我们将成为临时搭伙的伙伴。”金看起来对这句话不太满意,但凯莉也不想去多费口舌,她觉得现在的自己蠢兮兮的,她十三年的人生里,第一次有了被迫去做的事情。凯莉不情不愿地开口,“凯莉,近战法师,不太会用法术。”


        “金,吟游诗人,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用,实际上我可以将做出来的得到了天道认可的诗篇变成真的!”


        “格瑞,刀客,武器是背后的烈斩。”


        “紫堂幻,召唤师,伴生灵兽是小斯巴达。嗯……我想,它们现在正在睡觉……现在召唤的话会吵醒他们……等以后战斗的时候再介绍它们吧!”


        凯莉揣着一肚子疑惑加入了金,格瑞和紫堂幻。这三个少年都诡异的不像话,但她又说不出诡异之处在哪。


        但她唯一明白的就是,他们绝不是能够信任能够并肩战斗的战友和伙伴,起码现在不是。而她那一肚子的疑惑,也只能让她自己慢慢寻找蛛丝马迹,然后顺藤摸瓜,找出真相。






ps:是开的新篇!emmm可能是个小中篇,会坑……ooc属于我……什么都属于我……会尽力不ooc……后期文笔会崩的很厉害……?无明确cp……?后期可能有……?老实说我都不敢打all凯莉all的tag,让我捋一捋,说不定后期就取消了……凯莉中心向,目前骨莉似乎才是最有可能的……cp……?除了凯莉都是神明……?诗歌纯属瞎编,能力有限,有参考……?

……我该说什么……
p1.2是卡凯情头
p3-4是卡凯同框(只会画同框我有什么用)
p5-9是凯莉单人
p10是随手摸的安莉洁
画风都不一样莫介意呜呜呜……
我……想尝试画凯莉小姐的其他西皮……开学就要收手机了……可能下个学期无缘再见面了呜呜呜

是镜fafa!!非常潦草!
论混色可能不太会混紫色……?

【金凯日/8.9】
我我我……才知道今天,不,昨天是金凯日……
赶一趟已经不算的末班车……呜呜呜画的好难看呜呜呜
觉得不够诚意只能再拉了一张凯莉小姐的单人图……

推推

辛夷_CHOI兄弟拥有者:

《利刃》预售链接8.8日20:00开放。链接👇
《利刃》预售

希望lof压画质不要那么厉害
凯莉中心本《利刃》终于准备完毕,在8.8与大家见面啦XDDDDD邮费是150江浙沪包,188内陆哦。预售结束会统一退款的!
二宣图感谢:禁言

原作:凹凸世界
性质:全龄向
预售时间:8.8日20:00~9.2
cp:all凯莉
文手:辛夷、大山、凉粉、无邪、小凡、默玖、茶、剪刀
画手:禁言、蛋花、烫茶
pv:柳延之
代理:美攻工作室
尺寸:b5
字数10w↑↓
彩图8p
★图数总和15+★
具体价格请看预售详情。预售截止9.2

关于抽奖👇
《利刃》抽奖相关

吸欧气

智厌流:

😭😭😭终于生出来惹 不zqsg发言了直接来点实在的 北京时间8月14日20:00之前 带我这条转载(关不关注随意)到自己lofter主页 抽一位天选之子送价值198的大全套 这个活动是我自己另外搞的所以最终解释权在我这边 最后也是希望大家来pick一下利刃 吹爆除我以外的神仙脑丝们

辛夷_CHOI兄弟拥有者:

希望lof压画质不要那么厉害
凯莉中心本《利刃》终于准备完毕,在8.8与大家见面啦XDDDDD邮费是150江浙沪包,188内陆哦。预售结束会统一退款的!
二宣图感谢:禁言

原作:凹凸世界
性质:全龄向
预售时间:8.8日20:00~9.2
cp:all凯莉
文手:辛夷、大山、凉粉、无邪、小凡、默玖、茶、剪刀
画手:禁言、蛋花、烫茶
pv:柳延之
代理:美攻工作室
尺寸:b5
字数10w↑↓
彩图8p
★图数总和15+★
具体价格请看预售详情。预售截止9.2
网页链接👇

《利刃》预售链接20:00开放,看评论第一条

一个非常神奇的脑洞,不打tag了,感觉有点怪啊
文笔很垃圾,黑头发的小姑娘就是凯莉
emmm……?bug特别多
还有我考砸了

—————————————-





助理小声唤道:“先生,到莫斯科了。”
王耀本就是浅眠,不多费时便勉强睁开双眼,他揉了揉眉心,眼窝下有着淡淡的眼圈。王耀兀自清醒了一会儿,才展开一个浅浅的笑容。
“走吧。”
助理一边走一边暗骂自己无论看多少遍都总会不自觉地对着先生的脸发呆,可一会儿又开始感叹他们先生有着一张绝色的容颜,被西方媒体称作“上帝最完美的创造品”。
王耀有一双狭长的琥珀金的眸子,澄澈深邃,仿佛能够让人沉溺其中,这双经历过风浪与迷茫洗涤过后透彻的眸子总是带着一种别样的魅力。
所有人都说,王耀的眼睛,是所有国家意识体中最有魅力的那一双。
助理晃了晃头,暗自懊恼地拍了拍脸颊,平复了一会儿心情,又快步跟上去。
王耀戴着墨镜与厚厚的围巾,以防被媒体识出。助理跟在后面,提着一部分的行李。
这一次到访俄罗斯,他并不是以中/国的名义来到这里,而是以王耀的身份来拜访伊万·布拉金斯基。难得上司给他放个三天小长假,允许他出国游玩,他可不想遭受媒体的堵截。
王耀在来之前就已经和伊万通了电话,虽然已经来过莫斯科很多次了,但都没有好好地玩过一次。既然来到了莫斯科,当然得先告诉主人家一声。
伊万本来还想来接他,但王耀拒绝了。开玩笑,伊万从来不屑伪装自己,一旦出现在机场,立刻会被行人们认出来。
王耀正低头按着手机,突然助理伸出一只手,拦在他面前,王耀有些不解地抬头。穿着Lolita小裙子的小姑娘就背着手站在他面前,脸上挂着盈盈的笑容。
王耀收起手机,按下助理的手,蹲下身子,浅笑着用俄语问面前的小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令人惊讶的是面前小姑娘的中文非常流利,也非常标准,“您就是中/国先生吧。”黑发蓝眼的小姑娘扬着甜腻的嗓音笃定地道。
女孩的嗓音让王耀不由想起伊万,虽然甜腻,却并不惹人厌烦。更何况面前的小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有着一头惹眼的漂亮的黑长直,头上的玫粉色五角星发卡正松松垮垮地斜斜别在整齐的刘海上。
于是王耀轻笑道,“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小姑娘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将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摊开手心,写着俄语的铂金包装的巧克力安静地躺在手心,中文字音格外端正,“送给您,中/国先生。愿世界上总有一处地方,能够让您轻松,不会背负太多责任。”
王耀蹲下来,浅笑着轻轻给了小姑娘一个拥抱,“谢谢你的祝福。”
小姑娘反手抱住王耀的脖子,扬着笑小声在他耳旁道,“布拉金斯基先生让我告诉你,Я люблю тебя(我爱你).”
王耀愣了半晌,小姑娘放开手,转身就跑,粉色裙子与长长的黑发在视线中愈行愈远,直至缩成一个粉色的背影。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身边也多了一个身着白衣戴着围巾与茶色帽子的人影,他们并肩而行,渐渐从王耀的视线中离开。
“先生?”助理问道。
王耀回过神来,“没事。”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喂?伊万,有什么事吗?”
“小耀,万尼亚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甜腻的嗓音中透着一股愉悦,“万尼亚的刀工是不是又进步了呀?”
王耀失笑,“万尼亚最棒了。”
他低头拆开巧克力的包装纸,深色的巧克力上刻着楷体的中文字“耀”,王耀突然笑了,将巧克力扔进嘴中,甜腻的味道在嘴中化开,一如那人扬起的嗓音中透出的愉悦。
“谢谢。”王耀笑。